標題:衛教走廊
:::
重大壓力對家暴受害婦女認知功能之影響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 臨床心理科 鍾素英

 

直到目前多數的研究均認為,較為嚴重或較長期的壓力會造成與海馬迴有關(hippocampal-dependent)之記憶力( explicit memory或是declarative memory)的傷害,目前所知有三個大腦區域與記憶功能以及壓力反應有關,分別是海馬迴、杏仁核以及前額葉皮質,多數的研究報告均認為,個案的記憶力受損是因為情緒激發的經驗會活化在杏仁核中的正腎上腺機制而釋放出壓力賀爾蒙(類皮質糖),並因此導致增強對這些創傷事件的記憶,而杏仁核是凝固創傷經驗的主要場所,並且藉著高度的情緒激發以減少對創傷週遭事件有意識的記憶,並因此而抑制了海馬 迴的功能。此外,如果前額葉皮質區(medial prefrontal cortex)出現損傷將使得正常抑制杏仁核的功能受限,也可能因此而增強杏仁核的效果,導致增加對創傷記憶的頻率與強度。

目前對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與大腦結構有關之研究發現,除了杏仁核與海馬迴與PTSD的發展有顯著關係之外,還包括前額葉皮質區,且發現PTSD症狀嚴重度與前額葉的反應有顯著負相關,可能的原因之ㄧ是大量的皮質醇(glucocorticoids)會促進杏仁核的功能,並傷害前額葉的功能,而造成工作記憶的受損,且因此降低大腦皮質對邊緣系統的抑制能力。

過去一些針對人類長期受到身體暴力的創傷研究結果指出,個人在創傷經驗之後的神經心理功能整合的程度可能是一個危險-迅速恢復的因素(risk-resilience factor)來決定後續心理病理發展與保持之病程與發展PTSD的結果。因此,神經心理功能本身可以出現危機或者增強個人恢復的能力,例如,增加個人的執行功能以及抑制情緒的控制,過去的創傷記憶與情緒衝動問題都可以因此而發展出較好的心理社會結果,因此,增強個人的認知與智力功能可以增加個人對抗創傷經驗的能力,包括較好的教育,強化個人的職能,較高社經地位等都具有較好的抗壓能力,相對的,神經認知功能不佳則會導致PTSD症狀的惡化。

其實,大腦可塑性很高,後天的經驗與訓練是可以改變神經系統,以自我持續(self-perpetuating)的方式來增強功能,例如,針對細胞部份,學習,豐富的環境刺激與運動都能夠刺激神經生長(neurogenesis)。根據多篇已發表的心理治療與大腦功能之相關研究,已經證實行為治療可有效的降低焦慮症在大腦特定區域的異常反應,而認知行為治療與人際關係治療也可明顯改變大腦皮質-腦下皮質區循環的狀態。另外,第一份以人類為受試者,研究經驗對大腦可塑性影響的結構化證據也指出,非出家人的正常受試者參與至少為期一週,每天10個小時的冥想內觀練習之後,其前額葉與右前島腦的皮質顯著增厚。因此,心理治療與心靈活動可以確實改變大腦某些與知覺、認知以及情緒歷程有關之區域的結構與功能。

回目錄

最新更新:098-09-02